江小白番外下

江秋辰以为那个叫娜娜的女孩子只是随意说说,却没想到她居然当了真,本才不24小时跟着他了,现在却换成了妹妹跟,除了睡觉的时间,她就像是无孔不入的空气,随时随地都能出现在自己面前。

江秋辰有些微微的恼怒,他不喜欢这样死缠烂打的女人。

“江秋辰,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做啊!我做的东西很好吃的!”娜娜一边说着眼里的爱心泡泡是不停的向外冒着。

“娜娜,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江秋辰开了口,就算浪费多长时间都是没有用的,他都不会爱上这个女人。

“我没觉得我在浪费啊!江秋辰,你又没有老婆,也没有女朋友,为什么不允许我追你!再说了就算有,你不接受,我依旧可以追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一个国家有这样的法律规定,说那些男人女人是不能追的,连想都不能想。

江秋辰真没想到娜娜居然能把话说得让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皱了皱眉,语气微微重了一些“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娜娜微微一愣,“江秋辰,你知道一个月后的芝加哥市下雨还是天晴,是多云还是微风?”

“啊?”江秋辰一时间没明白过来,他在说不喜欢的话题,她扯到天气上做什么。

“不知道吧!就算有天气预报,也不一定准的,多精密的雷达机器都无法百分百肯定的东西,一个肉长的器官,你凭什么那么肯定的说,你不会喜欢我!”

娜娜说道最后,还真有了女中豪杰的样子,她学习了中文,知道什么叫持之以恒!什么叫滴水穿石!

不是还有首歌唱什么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男人也一样,不去追,天上会掉吗!

江秋辰诧异娜娜的反应,可拒绝的心却依旧“我不喜欢死缠烂打的女人!”

娜娜挠着脑袋想了想,“死缠烂打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有学过这个成语!”

江秋辰被这样的娜娜瞬间给秒了,一张嘴张了张,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娜娜看着江秋辰成功闭嘴,眼里有了笑意,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死缠烂打什么意思,可是真爱有时候就是死缠烂打出来的!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他只是心里有了一个永远得不到的人罢了,那她死缠烂打又何妨!

一周后,江秋辰总算是搬离了本的别墅,虽然他的新房子和本的别墅离得不远,可是至少不是一个屋檐下,不用时时刻刻对着那对兄妹,江秋辰也觉得自在许多。

除了固定的康复运动,其余的时间,男人都在画画,而所有的画中都有顾万千的身影,明明一共见过的次数有限,可是每一张上的顾万千都是有差别的,惟妙惟肖的眼神,唇角不同的弧度,还有女人各种小动作,都被他用一支笔重现了出来。

似乎只有这样不停的画,他的心才能慢慢平静下来。

“江秋辰,这样疯狂的画一个女人会不会太累!不如画我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娜娜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屋子里。

“你是怎么进来的?”江秋辰皱着眉头问道,他明明有将门锁好。

“当然是走进来的!我又不会飞!”娜娜理所当然的说道,对于江秋辰,她偶尔会选择装傻,而且每次都很管用。

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门口发现门已经开了,而且没有人任何撬锁的痕迹。

“你有大门的钥匙?这房子是你的?”男人的心思本来就细腻,紧紧一点点的线索,都能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你知道了?这房子是我的,我让我哥推荐给你的!”被人揭发了,娜娜也不打算骗他,她可是下了全部家当来追这个男人的。

“我明天就找房子!”江秋辰微微有些动怒,他不喜欢这样被人蒙在鼓里的涮着玩。

娜娜一听他要换房子,立刻摇头:“江秋辰,别换啊,大不了我把钥匙给你,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把钥匙!”娜娜说完,从自己的口袋里将房子的钥匙拿了出来,递给了江秋辰,人才有些悻悻的走了出去。

江秋辰皱眉看着手里的钥匙,他现在需要的不是一把钥匙,而是换锁!

娜娜回到本的别墅,刚刚虽然表现的没有受到江秋辰的影响,可她也不是金刚女战士,心里还是难受的。

“娜娜,被无情的拒绝了?”

江秋辰走后,本就恢复了往日的生机,眼不见心不伤,反正天下美男遍地是,他还真不相信都能被顾万千那个女人承包了不行。没有蓝君琰不要紧,拐不到江秋辰也不要紧,再找就是!

娜娜没好脸色的看了一眼一脸幸灾乐祸的哥哥,哼了一声!

本见她不说话,就知道自己猜中了,立刻开始补刀:“早就跟你说过,江秋辰你就别想了,你和他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他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儿,你呢,就是地上最平凡的一个人类,没交集的,听哥哥的,别自讨没趣了,汉语里不也有句话叫做热脸贴冷屁股吗,你就别贴江秋辰的冷屁股了!”

娜娜本来心里就挺难受的,自己亲哥哥不但不安慰还想尽办法落井下石,她心里更加不痛快!

“怎么就没有交集,他是男人,我是女人,我们就有交集!而你和他才是真正的没有交集!他不喜欢弯的!”娜娜心里没处发泄的难过都发泄在了本身上,还用手指做了一个弯的动作。

“你!”被人戳到自己尴尬的事情,本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娜娜看了看自己的哥哥,其实刚刚说了自己就有些后悔了,哥哥是弯的事情,也是有原因的。

“哥,对不起!”娜娜低着头闷声说道。

“你就那么喜欢江秋辰,不是一时的兴趣?”见自己妹妹这样,本心里的气也散了,不由得叹了口气。

“我这次很确定我是真心的!”帅哥很多,但心动的只有一个!她是真的喜欢上了江秋辰,只不过对方不喜欢她!

“既然喜欢,那就追,不管不顾的追!”本给娜娜打气的说道,这小丫头或许别的没有,但是有一股子韧劲,天塌下来她还能继续坚持她想做的事情。

受到了亲人鼓舞的娜娜,用力的点点头,她追,就算是天上仙又怎么样,她不能羽化升仙,那就把他从天上拽到地上来,怎么也得凑成一对才行!

坚定了自己追逐的脚步,娜娜的追爱之旅算是开始了!不管江秋辰去哪里,屁股后面肯定会追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美丽女孩子,最初江秋辰很苦恼,觉得这样的日子不是他想要的,可渐渐的他也懒得烦了,愿意跟就跟吧,总不可能真的跟一辈子!

眨眼就休息了几个月,身体早已经恢复了健康,江秋辰看了看日历,顾万千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他突然有了回趟花海的念头。

“你订机票做什么?”

娜娜看着男人正在订回花海的机票,眼里有着复杂的神色,他该不会是去花海和蓝君琰拼个你死我活吧,那她就要矛盾了,她不希望江秋辰输,可更不想让他赢,否则她就真的可以靠边站了!

“回花海处理些事情!”江秋辰做了简单的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执着的回去一趟,但他就是想要去。

见江秋辰去意已决,娜娜立刻掏出手机,给自己也订了一张同一航班的机票,反正她是打定了主意,不管江秋辰去哪,自己都跟着去。

美国芝加哥到花海的飞机上,江秋辰闭着眼睛休息,而他身后一排的娜娜则全程盯着男人,生怕她一个不经意把男人跟丢了,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空姐用中文和英语交替着通知旅客花海机场已经到了,请各位旅客带好自己的行李,准备出机舱。

江秋辰睁开眼睛,他随身带的东西不多,直接起身,穿过人行道,朝着机舱口走去,娜娜见男人快要到她身边,立刻用包包去挡。

“你又跟来了?”江秋辰动着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看着那个印着娜娜自己照片的定制包说道,这丫头如果要藏着,也该拿个别的东西来挡,拿自己的脸挡自己的脸,这逻辑……

“你发现了!”娜娜挪开包包,笑着说道。

江秋辰看了眼娜娜没有说话,继续朝着机舱走去,他也真想看不见!

娜娜立刻从座位上起来,连忙跟在了江秋辰身后,活脱脱的一个外国造的小尾巴!

江秋辰从机场出来,直接打了辆车,去了监狱。

“喂江秋辰,你来监狱做什么?”车子停在花海监狱的门口,江秋辰看了眼这个暗不见天日的牢笼,又看了眼跟着他的娜娜,或许有她跟着也挺好,自己也可以不用出面。

“看一个人,这东西你去交给他们狱长,他看了自然明白!”江秋辰说着就将一个信封给了娜娜,娜娜看了看眼前的监狱,又看了看男人,虽然她真的不想进这种地方,但为了江秋辰她愿意。

“好,你一定要等着我出来!”娜娜说的好像自己要去监狱服役似的,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朝着监狱走去。

“外国小妞找谁?”监狱守门的人笑着说道。

“我找你们狱长,他在吗?”娜娜边说边像里面张望,谁知道狱长长什么样子。

守门的警卫看了看娜娜,才说道,“你等着我去找我们狱长!”

一会儿的功夫,张狱长就从远处走了过来。

“这位小姐,你找我?”张狱长有些诧异,还是第一次有外国女人来监狱找他。

“不是我,不,也是我!总之有人让我将这个交给你!”娜娜有些混乱的说完,就将信封交到了张狱长的手里。

男人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纸,上面的笔迹隽秀高洁,内容只有简单的几个字,照顾我父亲。而附带着的还有一张已经填好了金额的支票。

张狱长有些惊愕的抬头看着娜娜,估计在监狱里呆久了,哪怕是最随便的表情在外人看起来都是惊悚的,娜娜被这样一盯,立刻扭头就往外跑。

边跑着,还喊了一句“他说你看了就明白!”

张狱长看着跑远了的娜娜,又看了眼手中的支票和信件,叹息一声,转身走了。

“我总算是活着出来了!”娜娜跑到江秋辰面前,拍着狂跳的胸口说道,她这辈子都不要再进监狱了!

“见到了?”江秋辰看着她空了的手掌问道。

“我做事你放心!”娜娜豪言壮语的说道。

“那走吧,我们再去一个地方!”江秋辰淡然的说道,江振海虽然对他和晚晚都不是真的疼爱,可毕竟是给了他们生命的爸爸!那张支票上的数额,应该够让他在监狱里尽可能的安享晚年吧!

“还去,哦,好吧!”娜娜一听心里就有些发怵,她还以为江秋辰回来是来打架的,谁知道上来就来监狱,下一个地方要去哪里?

江秋辰和娜娜坐车坐做到了画廊附近,娜娜的心总算安了些,江秋辰爱画画她是知道的。

“拿着这张卡给客户经理,然后将这幅画交给他,告诉他还挂在以前的位置,另外这是非卖品!”江秋辰说完,就将一幅包好的画交给娜娜。

“哦,好的!”娜娜接过来,瞬间觉得自己变成了男人的跑腿,不过能这样替他跑腿也很开心。

走进画廊,客户经理立刻就开始热情的询问,娜娜有了监狱的经验,这一次说话也顺了,直接说明了来意,并且将画交给了那客户经理。

客户经理将画打开,脸色突然一变,多了一抹惨白,毕竟他知道这幅画原来的主人是江秋辰,而江秋辰又死了,心里害怕也是正常的。

“你懂我的意思了吗?”娜娜再次确认的问道。

“懂懂!”说完就立刻去将那副去而复返的画挂在了原本的位置上。

娜娜从画廊里面出来,将过程给江秋辰说了一遍,男人听着,唇边也只是笑笑,那经理肯定以为这还是曾经的那副画,可他却不知道这是自己最新“画的”!而且那幅画的背板里还隐藏了一幅素描,那是他永远的坚持,他不变的非卖品!

江秋辰最后看了眼画廊的门面,他不知道顾万千还会不会在偶尔记起他的时候走进这间画廊找寻一些回忆,如果她真的去了,他相信,以顾万千的聪明会明白这幅画的意义。

“江秋辰你去哪里等等我!”

娜娜看着江秋辰往人群里走去,就立刻迈开步子追了过去,才追了几步,好像突然看见了什么熟悉的东西,娜娜立即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离她不远处的冷饮店里,一张自己十分熟悉的容颜正在里面说着什么,好像还在看着她。

娜娜睁大眼睛,这也太巧合了吧!这次居然看见活人了!

里面的顾万千好像看到了她,居然脸色也怕的样子,娜娜不明所以,自己怎么说也算是个美女,有那么吓人吗?

正想去找顾万千问明白,就看见江秋辰的身影越来越远,娜娜跺了一下脚,大喊了一声“欸,你等等娜娜!”

也顾不上顾万千了,追江秋辰才是她的重要任务!

娜娜在人群里追逐了好久,才算追到了江秋辰。

“你刚刚是不是也看见她了!要不然为什么走那么快!”娜娜又不是神经大条,女人该有的敏感心思她都有,自然想明白了这里面的缘由。

“是,我看见她了!”江秋辰点点头,刚刚他确实是看到了顾万千,所以脚步才会加快,能再见一面他已经很满足了!

“为什么不去告诉她你还活着?”娜娜不明白江秋辰的想法,就算得不到也不至于装死躲避啊!

“对于她而言,我一直活着!”

男人笑着看向顾万千吃冷饮的位置,他相信,顾万千已经把他永远的放在了朋友的位置,即便她知道自己没死,也不会寻找,就如他一样,即便再相见,也不会去打扰。

“走吧,回美国的机票我已经订好了!”江秋辰收回自己的视线,他把他的坚持,永远的留在花海,从此以后,他要开始自己真正的生活。

“我的也订了?”

“嗯,订了!”

江秋辰说的依旧淡然,可娜娜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心里突然间有了烟花盛放的感觉。

或许她的努力应该再加一把劲了!

------题外话------

江小白的万字番外更完了,我想给大家留下了想象空间,给江小白去配对。

私宠就算正式更完了,明天终于可以休息了,颈椎和肩膀的疼痛应该也会好些。谢谢一路相陪的你们,司徒和舒夏的故事已经开坑,在作者作品栏里可以找到,也可以直接搜索,妖孽老公赖上门,一样是兔子勤劳出品,确实不一样的故事,希望所有喜欢私宠的妹纸还能继续跳坑,让我们一起把未完的私宠一起完成。

拜托各位了!新文真的需要你们的收藏,才能给兔子后面继续万更的能量。

另外收藏新文留言有惊喜哦!

兔子群号413569325,进群有福利!

再次谢谢各位,新坑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