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但我爱!

“江秋辰!醒醒!”舒夏纤细的手指毫不留情地抽打在江秋辰的脸上,留下一道道红痕,司徒玦从旁边捂着自己的小心脏,他家小夏夏下手依旧是那么的狠,那么帅气!恍然记起他也被这么无情的抽打过。

司徒玦原本陶醉在被虐的回忆中,脸上的神色却突然一变,尼玛!江秋辰能和他比吗!他是谁!小夏夏的男人!

“小夏夏,你不能这么抽他!”司徒玦小声的抗议着,脸上的表情分明说着你的手只能用来抽我的!

舒夏看了一眼醋意大发的司徒玦,干脆收了手,朝着男人命令道:“你来!用点力抽他让他保持意识!”

“好滴,保证出色完成任务!”司徒玦立刻笑得眼角含春,白莲花,落在小爷手里是你造化,呵呵,男人妖孽的笑了笑,立刻毫不留情的朝着江秋辰的脸蛋招呼而去。

江秋辰在疼痛中醒来,人已经在了美国!本看着醒过来的江秋辰,唇角立刻有了明艳的笑容:“辰,很幸运,子弹打偏了!没有伤到要害!不过要调养一段时间才行哦!”

江秋辰动了动想要坐起来,却被本给按住了,男人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江秋辰的脸颊滑过。

“你是?本?”

江秋辰看了看周围的场地,一个私家别墅,院子里盛开着各种各样的花朵,大多都是有药用价值的花。医生、外国男人、救了他,这几点加起来,江秋辰瞬间就猜到了他就是给蓝君琰手术的本。

本听到江秋辰叫他的名字,原本带着笑意的眼睛立刻盛放了璀璨的光彩“你知道我?对啊对啊!我就是本!”

江秋辰对于本这个人并没有过深的研究,只觉得他有些过于热情了。

“我昏迷多久了?这里是美国?”江秋辰伸手摸了摸胸口,还能感受到疼痛,诺妲那一枪在舒夏故意的引导下打偏了。

“不多,才三天而已!这里是我美国的家!”本一脸痴迷的说道,这三天他可是一直守在江秋辰身边,天天看着他纯净的睡颜,好像呵护一番。

“舒夏和司徒玦呢?”江秋辰又开口询问,结果本的脸色就稍稍变了。

“别提这俩坑爹货了,把你扔下就走了,你都不知道,这两个坏人把你精致的脸蛋都打肿了!”如果不是看在舒夏是他朋友的份上,一定不会放过伤害辰的人。

江秋辰摸了摸脸,唇角有着浅淡笑意,难怪自己的脸总觉得有些丝丝的疼,打他是为了让他保持清醒吧!

“能帮我打开电视吗?我想看一下国内的报道。”他可能会受伤这一点,早已经在计划中想到了,并且做了部署,昏迷了三天,自己也该“入土”了吧!

本听话的将电视打开,找到国内的新闻资讯,刚好屏幕里正在现场直播,江秋辰的葬礼!不少商界的人都在缅怀这个早早离开,身上总是带着一丝让人看不清楚的男人。

江秋辰淡然的目光随着摄影师的镜头在人群中寻找,渐渐的目光暗淡下去,随后又重新有了淡然笑意。

她不去,不是无关紧要,而是,他已经在了她心里。

哪怕用这样的方式,能够进入到一个人的心里,他也是高兴的。

蓝君琰那男人估计恨死了他!

“辰,你真的打算就这样死亡了吗?”本看着画面中的葬礼,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这样的结局最好!”江秋辰说的肯定,他永远都不会是顾万千爱的那个,江氏对他也不是自愿承受的负担,如今能够借着这个机会离开,最好不过了!

“离开花海也好,辰,你就在我家安心养伤,等伤好了就留在美国!”本一边说着,一边想象着未来可能出现的美好,心里就美开了花。

“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江秋辰礼貌的朝着本笑笑,把伤养好,从此他只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本一听连忙摆手,“不麻烦不麻烦!”他求之不得呢,失去一个蓝君琰,没想到上天又送来一个江秋辰,他一定好好把握!

江秋辰目光笑意不变,看着本,本被看的有些春情荡漾,辰居然这么长时间的盯着他,害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本,可以给我准备些早餐吗?我饿了!”就在本快要忍不住笑出来的时候,江秋辰才有些为难的开口,他三天没有吃东西了,胃里已经全空了。

本瞬间觉得眼前一只乌鸦飞过,好在他反应快,立刻笑着说道“辰你稍等,早餐马上就来!”说完就赶紧跑出了卧室。

江秋辰打量了一眼身处的卧室,里面的机械设施很齐全,只不过没有医院那种令人觉得不舒服的消毒水味。

窗外梧桐树的花还在开放,带着一种幽幽的香气从开着的那扇小窗中飘了进来,江秋辰深吸了口气,感受着浅淡的花香。

千千,永远幸福下去吧!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本就端着一托盘的吃的走了进来,大多是流食,不过卖相精致,看起来十分可口。

“辰,这些都是我打早起来为你亲手做的!”本笑着说道,眼里的色彩总有那么一点江秋辰看不明白的热情。

“谢谢你!”

“跟我还见外什么!”本说着,手还轻轻的拍了拍江秋辰的肩膀。

男人浅笑着点点头,也没有将本这个动作当回事放在心里。

一周的时间,江秋辰就开始能够独立下床行走,本就像是24小时贴身保姆一样,守在江秋辰的身边,这样的负责让男人终于意识到是什么,可却不知该怎么表示自己的疏离。

虽然他看似无欲无求,但,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直男!

所以才会在不知不觉中爱上那个女人!

“本,谢谢你这一周的照顾,我现在恢复的很好,可以下床自由行走,你不用每天都陪着我了!另外我想找间房子,你可不可以帮个忙?”江秋辰对于男男没有兴趣,以前不知道本是个GAY还好,现在知道了,住下去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

“在这里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出去呢,辰,我可以照顾到你身体痊愈的!”本有些伤心的说道,那道自己这几天的表现还不够明显吗?

“我总不好长时间打扰!”江秋辰将话说的很含蓄,虽然他对同性之爱排斥,但他却尊重每个人的爱情观和选择。

“辰,真的不打扰哦的!我这里房子也大,一个人住也无聊,刚好我们可以搭个伴!”本怕江秋辰听不懂,还特意在搭个伴这三个字上稍稍加重了些语气。

江秋辰多心思剔透的一个人,自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心里多少有些为难,可见本还一直这样明示暗示他,也不想在这么让他误导下去了。

“本,我想说,我喜欢的是女人!”

江秋辰如玉的容颜,从来不曾变色的面容,有些微微的尴尬,他做不到司徒玦那样可以傲娇并且开心的接受男女老少爱慕的目光,他的世界,如果不是那个对的人,都不希望自己受到打扰。

江秋辰这么直白的话让本那颗玻璃心瞬间摔落在地上,情不自禁的捂上胸口,这里好痛!

“辰,我是真的”

“本,谢谢你的照顾!”江秋辰直接打断了本没说完的话,一个男人如果对他说出喜欢的话,他还真有些承受不住。

男人干脆利落的拒绝让本感觉很受伤,放下托盘,就跑出了卧室,他要好好一个人修补修补伤口!

接下来的一天,江秋辰都没有再看到本,所有需要帮忙的事情都是菲佣上来弄得。

第二天的时候本才神色有些疲倦的出现在江秋辰面前,眼里的光彩和之前有了本质的变化,江秋辰淡淡一笑,本应该是已经从受伤的情绪中走出来了。

“江,你现在的身体还需要在观察一周,房子我会帮你找的,你放心!”本说话的时候,虽然觉得自己的心有些难过,可还是努力的让自己平复下来,为什么他好不容易看上了两个男人,却都是直男!

蓝君琰也就罢了,一看就不是同路人,可是江秋辰,这样干净的仿佛从来没有沾染过尘埃的男人,怎么也这么……

“那我就再打扰一周,谢谢你,本!”江秋辰歉疚地笑笑,希望自己没有给本造成多大的伤害!

美国现在的天气很好,阳光充裕,却不觉得过于炽热,江秋辰每天会在院子里走走,轻缓的散散步,让自己各方面的身体机能快速恢复。

本的别墅里栽种了一颗法国梧桐,开花的时节花冠茂密,倒挂在上面如一个个悬铃,风吹过,香气四溢,静怡安详,院落中的格式花朵,让整个别墅仿佛浸没在花朵的世界,随处可以感受它们带来的芬芳。

江秋辰取了张白纸,坐在一旁的座椅上,细细的画着眼前的花朵,每一朵花,在男人的手下都仿佛有了鲜活的生命,跃然开在了白纸之上。男人手中的笔下笔很快,却不过于凌厉,和他的人一样,不会凌厉的让人心生抵触,却也不喜欢拖泥带水。

那一片娇艳的花朵仿佛被江秋辰直接拓印在了画纸之上,不仅如此,还更多了一抹说不出的清韵风姿。

水准很高的一幅画作,本该是应该让人满意的,可男人的眉梢却看不出满意的喜色,江秋辰看着画中娇艳的花朵,总觉得缺了什么。

笔第一次有了些犹豫,他知道那些欠缺是什么,他所有的画里都是花花草草,他的世界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出现在过他的笔下,他的画中!

可如今终于有一张脸记忆深刻,可以熟悉到跃然纸上,可是他却迟迟不敢下笔。因为他画的再美再逼真,都不会得到那人的注目欣赏,都是他心中不该有的奢求。

笔在纸上停顿许久,江秋辰才叹了口气,再下笔,快到了极致,那一张容颜就仿佛早已经刻在了脑海里,不需要过多的去想象,顾万千的容貌就已经在男人笔下描绘了出来。

明眸善睐,唇红齿白,唇角一笑璀璨无双。

千千,就请让我自私执拗一段时间,让我慢慢的走出来,好吗!

一幅一幅,江秋辰也不知道自己画了多久,感觉自己那一沓画纸都画完,女人的喜笑嗔痴都统统描绘了一遍,像是一本连环画册,将她的喜怒哀乐全部收录其中,细细回味那仅有的一次心动。

“江,你画的是顾万千?”身后本的声音传出,江秋辰好似没有被突然的声音吓到,依旧淡定从容的将那些有着顾万千一颦一笑的画纸整齐的收起来。

“嗯!”江秋辰从没有想掩饰自己的感情,是顾万千就是顾万千,没有理由害怕让人知道。

“原来……”高大帅气的本有些懊恼的看着画上的顾万千,他好不容易看上了两个男人,可这两个男人居然同时看上了一个女人,还有比这更受打击的么!

“顾万千就这么好?”本心里有着稍稍的不甘心啊,顾万千他见过,却并没有到那种人见人爱的地步,为什么花海最顶端的两个男人都会爱上她?

江秋辰从椅子上起身,画了太久,身体都有些发僵,可男人眼底的笑意不变“不好,但我爱!”

不好,但我爱?本费解的摇了摇头,东方人的表述,太过于含蓄,需要开动脑筋去想去领悟。

“哥!”清脆的声音响起来,本原本还为败给一个女人而心有不平,结果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就更愁了,娜娜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娜娜拖着行李箱,她被遣送出国好几个月,可看遍了东方帅哥,总觉得没有一个比蓝君琰更能入她的眼,所以结束了寻爱之旅,就跑回来了。

没想到才进家门就看见了一道白色身影,娜娜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江秋辰,已经对东方男人死了的心,瞬间活蹦乱跳了起来。

好帅的男人!娜娜摸了摸胸口,不仅仅是帅,她的心还在砰砰加速的跳着,这种感觉就算是对着蓝君琰的时候也没有过。

“你有妻子吗?”娜娜站在江秋辰的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自己有了心动的男人又像蓝君琰一样有了老婆有了孩子!

“没有!”江秋辰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还是保持了自己该有的礼貌和修养。

娜娜笑容渐渐扩大,却还是有些担忧的又问了一句“女朋友呢?”

江秋辰眉头不留痕迹地皱了皱,国外的女人越来越不懂得含蓄了,虽然有些不想再回答这种个人隐私的问题,但还是缓缓开了口。

“没有!”

娜娜一听,直接笑着将行李箱扔到一边,“我是娜娜,他的妹妹,我相信我会是你今后的女朋友和妻子!”

什么叫豪言壮志,本在自己的妹妹身上算是明白了,这丫头脑子跳跃的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想到江秋辰刚刚画的那些话,心里真为自己的妹妹悲伤。

他们兄妹俩到底做了什么孽,居然都看上了同样的两个人。不过瞬间本的心理就平衡了,至少不是只有自己这么悲催栽在了一个女人手里,还有娜娜垫底,想到这,心情立刻好了!

江秋辰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孩,然后摇了摇头,头也不回的回了自己的卧室。

“欸,你为什么走啊!你还没回答我好不好呢!我是一定要做你妻子的!”娜娜看着江秋辰离去的背影,大声喊道。

“你行了吧!他虽然没有老婆女朋友,但是他有心上人!”本从一旁朝着自己的妹妹半提醒半挖苦的说道。

娜娜立刻回头“心上人?谁?”

本一脸无害的笑笑,却又故作玄虚的道“你认识!”

娜娜的脑子没有本的灵光,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谁,她认识的人那么多,总不可能都要想成这个帅哥的心上人吧!

“哥,你快说!”娜娜不满的说道。

“顾,万,千!”本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等着看自己妹妹垮了的脸。

结果娜娜非但没有垮脸,还居然拍手叫好“太棒了,上次蓝君琰输给了她,这一一定能赢回来!”不但如此,顾万千和蓝君琰恩恩爱爱,这个情敌有等于没有嘛,构不成丝毫威胁!多好!

本对于娜娜这样的反应简直是跟遭雷劈了一样,怎么会有人思维这么不再正常的线路上!

“你心真大!佩服!”本摇了摇头,他还是独自伤心去吧!

“哥,你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我未来男人叫什么呢!”娜娜一把扯住要走的本,着急的问道。

“江秋辰,他叫江秋辰!”本说完挥开娜娜的手走了。

“江秋辰,真好听的名字!我一定会成为你的妻子的!”娜娜说完,看向江秋辰已经消失的方向,坚定的说道。

------题外话------

江小白番外,估计是码大结局太累了,脖子和半个肩膀很疼,如果来的及下午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