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盛世婚礼3

门口,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那里,顾万千的唇角跟着笑了起来,像是锦上添花一般的绚烂多彩!

“君骁!”

女人笑着开口,对面的君骁,黑色的西装加上挺拔的身材,有了凌厉逼人的气势,仿佛褪去了最后那一抹稚嫩,从前俊秀清爽的面容历经风霜之后多了沉稳,眼神虽然不再像以前一样温暖,可是却有了深邃,那个暖心大男孩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可以扛起责任、抵抗风雨的男人了!

蓝君琰同样看着来人,没有像顾万千那样笑容满面,但冰冷的唇角却扬起了满意的弧度。

因为他们始终相信,君骁属于花海,即便离开的再远、再久,终究还是要回到这里!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寻找他丢失了的东西!

“哥,嫂子!”

君骁眼里有着浅浅的笑意,对蓝君琰依旧是哥哥的称呼,并没有因为身世的事情而有所疏远,只是曾经毫无保留去表示自己喜恶的男人已经学会了完美的掩饰自己的心绪,但尽管如此,顾万千还是知道那浅淡的笑意,是发自真心的!

君骁和顾万千对视了一眼,男人给了她一个祝福的眼神,他在一个特殊的时间,对顾万千有过一段迷恋,但如果真的去深究,远远谈不上是爱,最后他连那些迷恋都完完全全放下了,留下的只有全心全意的祝福。

“各位来宾,接下来,有请我们的新郎入场!”休息室离宴会厅很近,所以里面音响的声音都可以听见,正当顾万千内心激动不知道要该说什么好的时候,严睿这个主持司仪的声音就再次响了起来。

“哎呀,蓝君琰,赶紧的,该入场了!”顾万千急忙的催促男人进场,突发的状况和君骁的出现让自己比刚刚更多了一些紧张。

蓝君琰看了眼君骁,两个男人用眼神有了短暂的交汇,蓝君琰就大步朝着宴会厅走去,顾万千选的吉时,他说什么都不会错过的!

蓝君琰前脚离开,安苏和阿荷就立刻将两个孩子抱了进来,舒夏抱着乔妹,司徒玦则抱着和他积怨过深的小颜颜,准备一会儿跟在新娘身后入场!

“欧巴,是美男耶!”乔妹瞪大眼睛,双眼冒着爱心粉泡泡的看着君骁,这美男她怎么可以没看见过!而且显然是和爹地妈咪认识的,爹地妈咪藏私!

“花痴!”小颜颜将刚刚被围观取笑自己裸体的不爽都发泄在乔妹的身上,可发泄完,小脸还是绷的死死的,心里想着有机会也一定要围观司徒玦的裸体才行!

君骁看了看两个可爱的孩子,才又看向顾万千,“恭喜你千千,有了两个可爱的宝贝,虽然这句恭喜有些晚了!”

顾万千生孩子他知道,但是他却回不来,蓝君琰在意大利遇险,他拼命才忍住了赶回来的脚步,因为自己还没有囤积够回来的资本,只会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顾万千摇了摇头,神色有着没有平复完的激动,“不晚,不晚!”只要君骁能重新回到花海,一切就都不晚!

“新郎蓝君琰,现在请做好准备,迎接你今生今世的新娘!”严睿的声音继续,带着些激荡,顾万千知道自己即将要入场了!立刻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从刚刚那种激动中平静下来。

“愿意吗?”君骁挺拔的身躯站定在顾万千左手边,男人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另顾万千熟悉的弧度,手臂抬起然后微微弯曲,充满绅士的动作,男人做起来格外潇洒,那双熟悉的双眼真挚的看着女人。

顾万千抬头对着君饶露出了一抹乐意之极的笑容,紧接着将自己的胳膊搭在了男人臂弯里,牢牢的挽上。

“君骁,谢谢你!”

谢谢你在这样的日子出现,送了我一份这么大的礼物!

“千千,记得一定幸福!”男人说完,替顾万千调整了一下手臂挽着的位置,让女人浑身上下完美到无懈可击后,才迈开天生优雅的步伐,带着她朝着宴会厅走去。

司徒玦叹了口气“生不逢时,遇人不淑啊!”君骁这小子也不错,可惜蓝君琰这个对手太强大!

舒夏用眼角扫了男人一记,司徒玦立刻扬起自己明媚的笑脸,用一贯的哈巴狗表情看着舒夏“我们肯定是天生一对!”

习惯了司徒玦从不正经的样子,舒夏也懒得和男人费劲,直接抱好乔妹跟在顾万千身后,司徒玦也立刻跟上,被抱着的两个孩子一手拿着花篮,一手拎着顾万千的超长婚纱裙摆,还真有花童的架势。

“接下来,有请我们最漂亮的新娘进场!”严睿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顾万千透过门缝就看到里面原本明亮的灯光瞬时间暗了下去,紧接着一束白光就打在了门上。

高大上的镀金门格外缓慢的打开,现场演奏版的婚礼进行曲也随之响了起来,那样的庄重,让顾万千忍不住吸了口气。

“别紧张,既然是幸福的康庄大道,走慢一些也无妨!”身边的君骁小声的安抚,顾万千感激的朝着君骁笑了笑,他说的没错,道路的末端等着她的是蓝君琰,是幸福的生活,没有什么好紧张害怕的!

门彻底打开,光束打在了女人的身上,那些碎钻在光照之下,折射出璀璨的光彩,让女人仿佛在梦幻世界中走出来的一般,浑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光晕之中,看的那样不真切!顾万千抬着头自信的挽着君骁的胳膊从门外一步步走了进来,优雅的姿态在复古的婚纱和妆容下显得更加华贵!艳丽逼人的同时又让人为她展现的风采折服。

而身后粉蓝四人组,颜值也是同样爆表。舒夏的笑容有些天然冷,但精致的五官哪怕只做个冷美人也吸引了不少目光,怀里的乔妹扛起了喜庆的大旗,洁白的小牙时不时的露出来,展示了一下每天补钙的结果,还兴奋的喊了一声,我爹地妈咪今天补票啦!

而另一侧,司徒玦笑的颠倒众生、花枝招展,一身粉蓝色的西服如果别的男人穿了一定会觉得是从第五医院跑出来的,但穿在司徒玦身上,就仿佛是量身定做一般,最多能算作妖孽的战袍而已。可他怀里的小颜颜却和他的妖孽表现截然相反,小大人似的冷着一张脸,真不想被这骚包抱着,感觉浑身有着说不出来的别扭,看周围所有直的东西好像都变弯了!

在座的所有人几乎都发出了不同程度的惊呼,惊呼顾万千这一身华美的服饰和天价的珠宝带来的美感和震撼!惊呼身后粉蓝组合颜值之高,绝对可以登顶最美伴娘伴郎花童榜!惊呼顾万千身边的男人,竟然是在花海消失了一年之久的君骁!

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竟然还挽着新娘的胳膊以这样的姿态出现!

花海的人都知道,顾万千和蓝君琰还有这个君二少都是传过绯闻的,人群之中立刻出现了一阵阵窃窃私语,纷纷猜测君二少这个时候回来到底是存了什么意思。

“不会是要狗血了吧,两男争一女!盛世婚礼变撕逼大战?”有想象力丰富的贵族小姐惊呼道。

“这是要给蓝少添堵吗!”坚持维护蓝千恋的立刻不满的说了一句。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人家新娘子出来之后大家都屏气凝神等待着庄严的时刻,可顾万千出来之后,周围坚持就要炸开了锅!感觉就像是开集体会议一样热闹。

“好漂亮的新娘子,知不知道太漂亮的女人遭人恨的!”严睿也没料想到事情突然有了变化,本该是顾子恒陪同新娘入场的,居然一下子换成了多日不见的君二少,心里微微惊讶,好在立刻就恢复了一贯的搞笑本色。

“新娘子,现在蓝君琰在你身前,门在你身后,如果你要反悔,还来得及哦!”严睿笑着打趣,成功的将过多停留在君骁身上的视线拉了回来,也打断了下面人越来越多的议论声。

“不后悔!”

这一环节本来就是应对突发状况加上去的,顾万千手里又没有话筒,回答肯定是要回答的,但声音小了,众人也听不到,弄不好还会落下不想嫁的话柄,只好扯开嗓子大喊了一声不后悔!还喊出了点急不可耐的感觉,似乎生怕自己回答的慢了,回答的轻了,蓝君琰就不归她所有了似的!原本还提心吊胆要有抢婚戏码出现的人们总算踏实了,都笑出了声来!

“既然新娘子已经等不及了,那么接下来,就请我们勇敢的新娘,向着新郎的位置,坚定的迈出你的步伐!来到他的身边吧!”严睿第二次当主持人,显然比主持顾子恒那一场熟练了许多,况且蓝君琰的婚礼,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乱来!

场内立刻安静了下来,顾万千看着不远处的蓝君琰,右手轻提着婚纱一脚,迈开脚步,稳稳的朝着对面蓝君琰,她的幸福走去!

乔妹和小颜颜对视了一眼,小手伸进花篮,抓了一把花瓣,就朝着顾万千身上撒去。红色的花瓣落于洁白的婚纱之上,那种色差形成的震撼美感已经不能再去用语言来形容。

顾万千每一步都走的很慢,在一点点的缩短这她和蓝君琰的距离,如同他们这一路走来,原本不该相遇处在两个世界的人,因为一条莫名牵上的红线,一点点的靠近,一点点的融合。

蓝君琰朝着走来的顾万千伸出手,女人唇角的笑容越发明艳,将自己的手递过去,双手交握的时候,两人的脑海里都有同样一句不用开口的誓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哥,祝你们幸福!”君骁绅士的将顾万千交到蓝君琰手中,真诚的送上祝福,才优雅的回到人群之中找了个座位坐下,静静的欣赏着这场盛世婚礼!

“新娘新郎,现在到了我们最重要的环节!”

“新郎蓝君琰先生,你愿意娶顾万千小姐为妻,从此爱着、宠着、供着,心甘情愿一生一世为她倾尽所有吗?”严睿拿着话筒朗声问道。

“愿意!”男人的声音依旧冷淡,可了解蓝君琰的人都能听得出来,他声音里的笃定和认真,这是他最精简的誓言!

“新郎顾万千小姐,你愿意嫁蓝君琰先生为妻,从此暖着、信着、疼着,风雨无阻也要坚定和他携手白头吗?”

“我愿意!”顾万千没有矜持,她愿意,千万个愿意!

“接下来,请两位新人交换戒指!狠狠的给对方一个热吻!”严睿笑着说道。

舒夏和司徒玦将戒指交给两人,蓝君琰给顾万千带在无名指上,简单的铂金对戒,没有钻石的点缀,却同样金贵无比,因为这是男人亲自制作的,全球唯一一对蓝君琰出品!

顾万千笑着将男款戒指戴在了男人手上,一个戒指一份承诺,就是最简单的一辈子!

严睿的热吻要求,顾万千以为蓝君琰是不会让他如愿的,可没想到戒指交换完毕后,男人直接轻轻一拽,将顾万千拉到他的怀里,霸道却不失柔软的唇就吻了下来。

男人吻的缠绵悱恻,顾万千真心觉得快要吃不消了!

结果男人突然笑笑,对着顾万千说了一句“看以后谁还敢打你主意!”女人顿时就明白了,这缠绵一吻是男人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喝过交杯酒,典礼接近了尾声,顾万千被舒夏带下去换敬酒的礼服,人刚准备进休息室换衣服,顾万千眼见得扫见了一个苍老的身影,眼神里面的神色有了些变化。

“你可以喝杯喜酒的!”

顾万千的声音说不出是喜还是怒,很平淡。自从上一次舒夏带着她去过千滋万味之后,心里那些不想原谅的恨没了,过去的事情说不出谁对谁错,能原谅的就别执拗于恨了!

顾南笙正准备离开的脚步在听到顾万千的声音之后停了下来,蓝老夫人给了他婚礼的邀请帖,刚刚的典礼,他都躲在一个角落里悄悄地看着,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从里面出来,准备再悄悄地离开,却没想到被顾万千碰了个正着。

顾南笙不敢转身,因为不知道用什么身份去面对顾万千。

“我也需要你一句祝福!”顾万千再次开口,眼眶有些发红,却始终没有哭出来,顾南笙始终是她的父亲,血脉相连的至亲!

顾南笙这才转过身,眼角已有了几道泪痕,“孩子,爸爸祝你幸福!”

他心里的愧疚这辈子都抹不平,顾万千也是,再也不可能回到小时候,每天幸福快乐的围着爸爸爸爸的叫,他们能做到的就是原谅曾经所有伤痛,送上一句真心实意的祝福,从此平和各自幸福的活着,就是给彼此最大的欣慰!

男人说完,深深看了一眼顾万千就快步进了电梯,不敢多做停留,顾万千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比起上次出现,顾南笙的背更加弯了,尽管头发染过了,可是脸上的褶皱却在提醒着她,岁月从来不会善待任何人,顾南笙真的老了!

收回视线,顾万千抬了抬头,让眼里的那些湿润退回眼底深处,并且喃喃的对着空气说了四个字,各自珍重!

“我们走吧!”顾万千再次将实现调转回来的时候,眼里已经一片清明,仿佛还是刚刚出来时的顾万千。

舒夏朝着她微微笑了笑,在时间的洗涤下,变得何止是君骁,他们每个人的心境都发生了悄然的改变,这其中也包括她自己,女人锐利的目光看向宴会厅的位置,难得的透出了一丝柔情。

------题外话------

居然没有猜对的!好吧错了的也给个奖励安慰一下,谁让兔子最近不正常呢!

司徒妖孽让我吆喝一声,说他不愿再别人坑里做男配,不要当老二,傲娇的去自己坑里做骚包老大去了!并且勾引大家去他坑里做做,增进增进感情!

不知道你们愿意不?

妖孽老公赖上门,已经开坑,欢迎跳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