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江秋辰死了

悦来西餐厅,江秋辰一身纯白色的休闲装,虽然少了西服的优雅庄重,却多了一些自然随和。男人精致的五官,不像蓝君琰那样霸道凛冽的让人无法忽视,却温润淡雅的让人一见不忘。

“辰,你可要帮我!我最近过的日子真的好惨的!”

男人对面,诺妲一身妖娆性感的装扮,即便最近几个月都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但诺妲骨子里的张扬却从来没有过分毫的减少,那暴露在外面的肌肤,诱惑着来这里吃饭的男人们,她就是喜欢享受那种被万人瞩目的感觉。

“好!”江秋辰只是淡然的回答了个好字,江家有事的时候,是诺妲帮了他,如今诺妲需要他还这个人情,他自然会还。

诺妲听男人没有拒绝,面上一喜,开心的就差在江秋辰脸上重重一吻,“辰,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

江秋辰浅淡的笑着,诺妲内心一直有着强大的优越感,觉得全世界的男人都会围着她转,被她吸引,可是她却不清楚,这世界上有很多男人是不被外表所吸引的!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皮夹,又向服务生要了只碳素笔,空白的支票,江秋辰低着头细细的在上面填上出金额。

江秋辰拿出支票填写的时候,诺妲的脸色就变了,心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江秋辰,你什么意思,我可是你的妻子!你不能不管我死活!”诺妲质问的说道,尤其是妻子两个字,江秋辰也是在众人面前亲口承认过得!

男人将支票签上自己的名字,缓慢的将它推到了诺妲面前。

“我在你那里周转了400亿,这是500亿的支票,多出来的算我支付给你的利息!诺妲,我们没有结婚,你是知道的,而且即便是结了婚,你在我心里也永远不会是妻子!”

江秋辰说话的声音不大,语气也十分的和缓,完全没有咄咄逼人的架势,可停在诺妲耳朵里,这柔和的话语却是夹着寒风染着剧毒,直射像她的心口。

他的妻子,或许永远不可能是顾万千,但也绝不可能是诺妲这个女人!

“江秋辰,我真是错看了你,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还真是心狠!”诺妲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好歹他们也认识了这么多年,而且自己还救过这个男人!想不到今天他居然会这么无情的拒绝她!

男人端起面前的咖啡,细细的品尝着,“诺妲,难道你都没有明白一个道理吗?爱情和时间无关,而且不在自己心上的人,根本没有所谓的心软或心狠!”

诺妲脸色一变再变,脸色越加难看,江秋辰这句话比刚刚他拒绝帮忙还要让她不能忍受,因为他的意思很明了,自己从来没入他的心,这对她一向高傲的性子来说才是最大的打击!

“江秋辰,我不会放过你的!”诺妲拿了江秋辰开出来的支票,她想要重振黑手党,这些钱就是她的本钱!

“很抱歉,你没那个机会了!骚妲!”

司徒玦妖媚的声音传了过来,诺妲脸色立刻就变了,几乎是下意识的一边掏枪一边将江秋辰拉起来,用枪口顶住了他的脑袋。

“司徒玦,你是属狗的吗!我前脚到,你后脚就跟过来!”

诺妲恨恨的看着司徒玦和他身边的舒夏,这几个月她被这两个人追的像是满街乱窜的老鼠一样,一路上躲躲藏藏,小心翼翼!如果不是她有着不少相好的男人,这一路早已经不知道被这两个讨厌的家伙堵过多少次了!不仅如此,这两个人还催毁了她辛辛苦苦打拼的势力,她恨不得千刀万剐了他们!

“我就是属狗,你也是那摊屎,还以一大坨泛着骚气的屎!”司徒玦说完还故意捂了捂鼻子,翻了个精致漂亮的白眼。

“小夏夏,闻到了没有,好骚、好臭!”

诺妲听司徒玦这样形容挖苦自己,双手紧紧握拳,浑身多了一抹要杀人的戾气。

“别跟她废话!”舒夏瞪了眼一旁的男人,如果司徒玦今天再让诺妲跑了,回去她一定打到他以后再也没有鼻血可流的地步。

诺妲一只手擒着江秋辰的肩膀,另一只手的枪口直接对准了男人的太阳穴。

“江秋辰,是你引他们过来的对不对!”诺妲看着依旧处变不惊的江秋辰,心里冰凉,那些她只是捧场做戏的男人还能稍稍搭救她一下,而这个自己唯一是真放在心里的男人,不但不帮她,还要将她置于死地!

“是我通知他们来的,诺妲,从你让人偷偷给晚晚送毒品开始,就应该想到了这一天!”江秋辰连头都没回,仿佛完全无视诺妲的枪口一样,晚晚固然做错了许多事情,但是却是他唯一的亲妹妹,如果不是诺妲和诺克,晚晚也不见得会惨死!

诺妲冷笑着,身体都跟着有了微微的颤动。

“照你那么说,你最该恨得不是我,应该是蓝君琰才对,要不是他抛弃了你妹妹,江秋晚也不会被我们利用!只能说是你妹妹命不好!”

江秋辰眼眸微动,诺妲说的没错,如果蓝君琰没有遇到顾万千,不和晚晚解除婚约,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可能都不会发生,但是命运就是这样,注定相遇相守的人早晚会碰到一起!他该恨,可是恨不起来!他更不希望自己的恨让顾万千有一丁点的难过!

诺妲和江秋辰说着话,舒夏趁机看了眼周围的环境,现在正是吃饭的时间,西餐厅里的人也很多,诺妲选在这里,他们一旦动手,极有可能伤害无辜。

女人掏出自己惯用的长管手枪,不由分说的朝着西餐厅屋顶就是一枪,枪声一起,立刻出现了一片惊慌,人群纷纷尖叫着朝着门外拥挤而出,想要逃离这危险的地方。

“舒夏,想杀我没那么容易,除非你先帮我把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杀了!”指着江秋辰的枪口沉了沉,诺妲盯着舒夏说道,现在江秋辰就是她唯一可以把握的人质了!

舒夏冷笑一声,“诺妲,这男人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今天就算你挟持了一百个江秋辰,我也会杀掉一百零一个!多出来的那个就是你!”

舒夏说完,直接将枪口对准了诺妲的眉心,分分钟可以一枪爆了她的头!

“江秋辰,你给我说话!”诺妲也吃不准舒夏的心思,毕竟这女人总是独来独往,唯一和她有些关系的就是司徒玦和顾万千,心里不禁有些急了,今天她真不应该来找江秋辰!

“开枪吧!”江秋辰没有任何慌乱,表情依旧淡然,三个字也不知道到底是对着诺妲说的,还是对着舒夏说的。

诺妲皱眉看着慌乱向外逃跑的人群,本来有利于她的环境变得越来越不利,眼看着西餐厅里的人就都跑光了,一旦人走没了,她想从司徒玦和舒夏手里逃脱就更加不易,心中大急,直接开枪朝着正粉岭拥挤的一名服务生身上开了一枪。

“都不许动!站回去!”诺妲的声音带着嗜血的冷意,众人见女人已经开枪了,腿都软了,连动都不敢在动,就一个个的傻站在门口,只有呼吸是急促不稳的。

“司徒玦,舒夏,今天我没兴趣和你们玩!咱们以后再见!”诺妲一边说着,一边拽着江秋辰朝门口移动,只要出了餐厅,外面的人流很密集,她逃脱的几率就足够大了!

“诺妲今天你跑不了的!”司徒玦笑着开口,她家小夏夏可是下了死令,如果今天再让诺妲跑了,他这辈子都要当活太监了!

“那可说不定!”诺妲用枪口顶了顶江秋辰,才对着男人冷声说道“直行,向外走!”

江秋辰脚步才动了一步,就不动了!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牛排的叉子,狠狠的扎向了诺妲抓住他的手。

“啊!”诺妲也没想到江秋辰居然不顾自己的生死对她动了手,人吃痛的喊了一声,本能的挥开江秋辰手里的餐叉,可就在这时舒夏和司徒玦手里的扳机都扣了下来。

“要死就一起死吧!”诺妲见大势已去,心里充满了不甘和愤怒,手里的手枪也几乎同时扣动了扳机,就算是下地狱,她也要有个人陪着!

砰的一声,是诺妲头颅迸裂的声音!

又一声砰的声音,是江秋辰倒下的声音!

江秋辰笔直的摔倒在地上,胸口一朵血红的花,艳丽的开在了男人纯白色的休闲装上,显得格外妖艳!男人看着屋顶的装饰灯,尽管是白天也依旧柔和的亮着,唇角微微扬起,目光也带着浅淡的笑意,这一次顾万千的婚礼应该不会再有任何危险,剩下的只有满满的幸福了!

“江秋辰!”舒夏喊了一声,立刻蹲下身去看男人,可此时的江秋辰已经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蓝家正吃着早饭,电视里就报道了越来西餐厅的枪杀事件,起初顾万千也没把注意力放在上面,直到听到那人的名字,女人才调转了视线。

顾万千手里的奶油卷从手里滑了下来,整个人突然间没有了一丁点的胃口!电视上不断的播放着江秋辰被医护人员抬走的画面,男人那身白衣上的艳红色泽,鲜明的刺痛了她的眼睛。

“江氏总裁江秋辰在枪击中不幸身亡,一同死亡的还有意大利黑手党的教父米歇尔诺妲,由于餐厅内监控器材出现了问题,警方调取的材料不完善,据初步推算,应该是一场黑帮仇杀,还要进一步调查。”

播报主持人的声音还在继续,顾万千却觉得自己的耳朵已经听不进去任何声音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就是江秋辰,那个她永远没有想清楚该如何对待的男人,就这么死了!

“蓝君琰,我的心里好难过!”过了许久,电视都已经开始播放其他的节目,顾万千才缓过来,她把心中的难受说的毫不掩饰,不管江秋辰被摆在了什么位置上,她都为那个静如睡莲、飘渺如雾中仙的男人的死而感到无尽的悲伤。

“他只是去他该去的地方!”蓝君琰和顾万千不同,男人的眼里没有丝毫悲伤,甚至还有着一丝的复杂。

“少奶奶,您有一个快递!”正在这时,阿荷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脸色看起来极差,毕竟上次也是有个快递送来,然后少奶奶就几天不吃不喝!蓝家差点闹出来大事!

蓝君琰一听立刻皱起了眉头,人也从椅子上起身,将阿荷手里的快递接了过来。

“你买东西了?”男人询问的看向顾万千,却看见她摇了摇头。

“打开看看吧!”经过上次快递的事情,她已经看透了许多,心里的承受力也再也不是从前那般脆弱。

蓝君琰当着顾万千的面扯开盒子,扁平的盒子,被泡沫固定着,男人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顾万千总算看清了是什么东西,眼眶却有些微微泛红。

这一次不是什么让顾万千难以接受的真相,而是一幅画!而且顾万千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这是谁的画!

因为那张纯白的纸依旧傲然的白着,仿佛经过了特殊处理,永远不会被灰尘弄脏一样。

蓝君琰看了看画框的侧边,上面江秋辰三个小字让男人不留痕迹的咬了咬牙。

“阿荷,帮我把这幅画珍藏起来吧!”顾万千朝着阿荷说道。

一幅10块钱的画,却值得永远的珍藏,因为它代表的是一个纯洁的灵魂,一份固执的坚守。

“是!”

阿荷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送一张白纸给少奶奶,更不明白这东西有什么可珍藏的,但顾万千说珍藏起来,她还是乖乖照做。

阿荷从蓝君琰手里接过画,就准备找个地方挂好,但顾万千却突然开了口。

“等一下!”

那画框背后贴着一张照片大小的信封,刚刚只看了画的正面,顾万千没有留意到还有东西,女人上前几步,将信封从画背板上揭了下来。里面一张老旧的照片,上面的背景顾万千很熟悉,是她住过的福利院,照片上有两个孩子,笑的很开心,一个是自己,一个是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男孩,淡淡的冲着她笑,眼神柔和的仿佛不真实一般。

照片的背面只写着四个整齐的小字,我和纤纤!

“居然是他!”

顾万千瞪大眼睛看着照片中的自己,带着一抹难以置信,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她会对江秋辰总有着一种特殊的熟悉感,总觉得会让她情不自禁的靠近,再靠近!

当初她和顾子恒刚刚到福利院的时候,因为初来乍到,在福利院里很受同龄的孩子排挤,自己的性子也好强,经常和其他孩子打架,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了能一起玩耍的朋友。

但是有一个叫成成的小男孩,总是柔柔的对她笑,和她一起坐着,虽然话很少,但却是她在福利院唯一的朋友!可是这种日子没多久,成成就被人接走了,从此以后再也没在福利院出现过!

江秋辰就是成成!原来他们早就相遇过!在很早很早以前!

“原来他后来去了江家!江秋辰不是江老爷子亲生的吗!”顾万千困惑的看向蓝君琰,如果是亲生的,怎么可能会去福利院那种地方。

蓝君琰点了点头,“是亲生的,不过你不了解江老爷子,他对待子女的方式很特别,江秋辰是江家唯一的男孩,所以从两岁开始就被放到了福利院寄养!”

顾万千抓紧了手里的照片,本就没有平复的心因为江秋辰再次疼起来,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能够在他那么小的年纪将他扔到福利院!让他在里面饱受着大孩子的欺负,和永远无法填补的孤独!

------题外话------

二更总算是到了,耽误大家看文了,十分抱歉!

我把江小白写死了,拍我的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