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这次闹大了

民政局的停车场,蓝君琰的劳斯莱斯足够醒目,虽然车窗都贴了膜,保密性极好,可是那上下晃动的车身还是诉说了里面的“奸情”。

“蓝君琰,快好了没,有人看着呢!”顾万千一边轻喘一边拍着男人的肩膀催促道。

“我们合理合法有什么不能看的吗!”蓝君琰一双冷峻的眸子沾染着戏谑,谁敢说一个不是,他有一千种办法整死他!

“我已经好了!”女人声音比以往听起来更加温软,似乎还带着一抹满足。

“可我觉得还差一点!”男人的话接着传出来,带着他特有的肯定。

“我的身体,我当然清楚!”顾万千实在受不了了,尖叫一声吼,忍不住抱怨道。

车身一阵剧烈的晃动,蓝君琰才笑着问道“你真的确定,你最清楚自己的身体?”

两个人在车里你一眼我一语,劳斯莱斯晃动起来的幅度都比其他低端车要帅气百倍,顾万千透过车窗看见很多人的目光都渐渐被他们这台在晃动的车子吸引了过来,一张脸恨不得滴出血来。

“蓝君琰,如果你再不好,我保证我们明天就会上头条!标题就是太阳当空照,我俩车中叫!”女人推了一把男人,蓝君琰的身子才微微动了动!

男人锐利的眼眸像窗外扫视了一圈,果然看见了很多人在周围围观,立刻很不爽的拉开车门下了车。

周围好事的人大多都认得这幅面孔,花海的男神啊!立刻就有了一阵窃窃私语。

“天啊!蓝君琰居然也爱玩车震,闪瞎了我的眼!”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朋克少女粗着嗓子说道。

“小妹妹,你不懂的,是个男人就喜欢新鲜花样!蓝君琰自然也不例外,我就是好奇,里面车震的女主角是谁!”另一个成熟的女人好奇的想要朝车子里张望,却被蓝君琰那双恨不得杀人的眼神止住了!

“大白天的,伤风败俗啊!”路过的大妈忍不住和身边的老头抱怨,可是眼睛却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会完花样,层出不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这么有乐子,要是自己年轻个十来岁,也找辆车子试试!

人群中的议论声越来越大,顾万千隔着车窗都能听见,一张脸直接媲美关公了!

姐就说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该死的蓝君琰非要!结果现在好了!被人围剿了!闹笑话了!

“你们说这里面的女人不会是蓝少的情人吧!”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人群立刻就沸腾了!顾万千的身份大家还都是知道,也算是认可了的,如果蓝君琰偷吃成立,群众心里的正义感肯定是要爆发的。

顾万千听着,心想这次毁了,再不出去澄清一下,她就成了人人唾骂的狐狸精了!

深吸了口气,顾万千将车门慢慢的打开,从车里一瘸一拐的走下来,人群里立刻就是一阵惊呼,可惊呼的声音却不是顾万千想象的那个样子。

她觉得怎么也得惊呼一声,啊,原来是她!蓝君琰不是偷吃!

结果,人群中最大的那一声惊呼却是来自那朋克少女的声音。

“我去!蓝君琰居然这么牛X,搞到女人一瘸一拐!厉害!果然轻车熟路就是不一般!”

这一次不只是顾万千,就连蓝君琰脸上都黑线了!什么叫搞!什么叫轻车熟路,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用词的吗!

“那个,小姑娘你误会了!我是脚崴了!”顾万千顶着一张大红脸,朝着那朋克少女解释着,她真的只是脚崴了!

那朋克少女挥挥手,一脸淡定我了解的表情说道“不需要解释,彪悍的人生从来不需要解释!”说完就穿过人群大步离开!留给顾万千一个请继续走你的牛X路,不要在意他人眼光的潇洒背影。

顾万千看着周围人眼中那种暧昧的几乎把她当场焚烧了的眼光,心里那叫一个冤枉啊,比窦娥还冤!她真的没有和蓝君琰车震呐!

“你们一个个的都很闲?”

男人见自己的女人快要把脸扎到地上了,不由得脸色冰冷的说了一句,锐利的眼神绝对比刀子还毒,更何况男人还是一台可以散发冷气的战斗机,众人被他的气势震住了,纷纷绕路离开,有的胆子稍稍大一点的男人,不甘心的嘟囔了一句“不就是车震吗!老子也经常玩!不就是车子牛气一点么!”

人群都散去之后,顾万千才把脸抬起来,眼里满满的控诉!

“该死的蓝君琰!都是你害的!”今天这脸真是丢到家了!

“谁让你不小心卡住了脚!你确定你已经好了吗!”蓝君琰将女人重新抱回车上,本来他只是想用车震逗逗女人,结果女人把脚卡在了车座的缝隙里,他给她按摩推拿有错吗!

“好了好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女人疯狂点头,她可不想再来一次车震的乌龙。

车子驶离了停车场,女人的脸还和火烧似的,蓝君琰看了她一眼,眼里的笑意越发明显。

“千千,要不我们试试?”男人的声音带着一抹蛊惑,像是一片柔软细腻的羽毛轻轻骚动着。

“试什么?”顾万千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解的问道。

“车内活动!”蓝君琰一张冷淡的脸上如果做出淫邪的表情很难,不过男人只需要小小的勾引一下,就能达到强大的效果。

顾万千这次算是明白了!脸色怒红:“蓝君琰,你个下流的家伙!”

车窗打开,猛吹了会凉风,顾万千才觉得自己从刚刚那种暧昧的气氛中缓过神来,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半了,他们下午原本是约好了照婚纱照的!

“今天这么晚了,要不把婚纱照约在明天吧!”小半天的时间,肯定照不完。

“肯定照的完。”男人说完,脚下油门重重一踩,车子就飞速朝着婚纱店赶去。

“欢迎蓝少,蓝太太!”顾万千和蓝君琰刚一下车,婚纱店里的所有店员就站在门口两侧,90度鞠躬欢迎。

男人淡淡的嗯了一声,就带着顾万千直接去了二楼,化妆师、服装师和摄影师都已经等着了,服装师之前已经选好的,但时间太短,顾万千删掉了两组造型,反正婚纱照贵在精而不是多。

化妆和换礼服是照婚纱照最耽误时间的地方,顾万千被化妆师一遍遍的折腾着,各种眼影腮红、假睫毛,相比女人,蓝君琰就省事多了,男人的脸绝对是360度无死角,哪怕不打粉,不照光,随随便便往那一站,照出来的都是可以做杂志封面的硬照。

第一组标准的白纱,室内的场景欧式风气势恢宏,高贵华丽,顾万千和蓝君琰往那一站,都不要摆一些姿势,就美的让摄影师惊叹。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瞬间让他们身后的华丽布景都成了陪衬。

“蓝少,您稍微笑笑!”摄影师是个精益求精的人,朝着男人做了一个笑的手势。

男人的唇角向上扯了扯,显然没有达到摄影师的要求。

“那个,笑容稍稍有些僵了!”

男人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他又不是卖笑的!

顾万千看了眼皱眉的蓝君琰,她可不想自己的婚纱照上男人还是一脸的冷冰冰,高冷固然好,但她的婚纱照,男人要笑颜如花才行!

想着想着,女人干脆直接用手扳过男人的头,不由分说的照着男人的唇吻了上去,嘴上涂抹的口红华丽丽的印在了男人唇上,有些唇线的地方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副唇中唇的画面,蓝君琰看着女人大胆索吻,神色立刻柔和了下来,唇角跟着轻轻扬起。

咔嚓一声,一副完美的照片被定格在了摄影师的镜头之中。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后面拍摄起来就顺利了许多,四组造型拍摄下来居然只用了三个小时,连摄影师都高喊太快了!

趁着时间尚早,顾万千想把片子选出来,结果男人直接说了一句:“不用选了,都要!”

蓝君琰傲娇的挑了挑眉,反正他也不差钱!

“蓝君琰,谁给你的权利,花我的钱这么大手大脚!”中午离婚协议上写的很清楚,所有财产都归顾万千所有,要土豪也是她来!

被女人这么一提醒,蓝君琰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穷蛋,索性也学起了司徒玦的无赖,在顾万千的耳朵边吹了吹,“晚上肉偿!”

两人回到蓝家,阿荷已经将饭菜准备好,就等着两人了。吃过晚饭,蓝老夫人逗弄着两个小家伙,“千千,我已经找到了合适的花童!”

顾万千之前的二十五年,每天研究的就是怎么赚钱,除了舒夏和慕暧,也没有其他的朋友了!慕暧和顾子恒结了婚,伴娘伴郎的事情就只能交到舒夏和司徒玦身上,但花童却成了难题,周围完全没有年纪大小可以当花童的孩子!

“奶奶,是谁家的孩子?”一听花童解决了,顾万千也有些激动,连忙问道。

蓝老夫人笑着指了指自己怀里的两个小的,“还用谁家的?咱们自己家的不就挺好,爸爸妈妈结婚,孩子当花童,现在不都流行这个?”

“奶奶,开什么玩笑,颜颜和乔妹这么小,怎么当的了花童?”到时候不是两个小的给她提裙摆撒花,估计会直接抓着她的婚纱打滚!

“怎么不行,你看,小颜颜和乔妹都能抓住花篮的!”蓝老夫人将两个袖珍小花篮交到两个孩子手中,两个小家伙立刻牢牢抓住,还真有那么点花童的感觉。

顾万千是满脸的不认同,她可不想婚礼进行到半截,这两个小的就中途扔篮子罢工。

被严重质疑了能力的小颜颜很不爽,本来他也不屑做这种没有男神节操的事情,但顾万千眼里的不认同,激起了蓝颜的怒火,非但握紧了篮子,另一支小手还伸进去,抓了把花瓣,就朝着顾万千撒了过去。

“哎呦,我的曾孙,真聪明!”蓝老夫人见状都乐开了花,直接拍板,花童就用自己娃!

顾万千看了看一旁不发表意见的蓝君琰,又看了眼对着她傻笑的乔妹和一脸傲娇的小颜颜,她的世纪婚礼,到底会成什么样子,她简直不敢想象了!

而某五星级酒店内

婚礼的伴娘伴郎礼服已经到了,舒夏在衣帽间里试着礼服,门却被人从外面悄悄推开了一个缝隙,明明声音很小,可舒夏就像是开了天眼一样,直接将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朝着门缝露出的某张脸上砸了过去。

“哎呦,好香!”男人夸张的做了个吸鼻子的动作,一脸的陶醉。

“司徒玦出去!”舒夏对于某男这种偷窥行为很是不满,可司徒玦天生厚脸皮,才不管女人说什么。是哪个伟人也说过,不要总听人家说什么,关键是自己做什么!

“小夏夏,要不要帮忙,听说这礼服是后背拉链式的哦!”

司徒玦笑的有些鸡贼,能不是吗!这可是他答应蓝君琰和顾万千做伴郎的附加条件。舒夏上次胳膊受了些伤,虽然现在恢复的很好,活动也还算敏捷,但像这种后背拉拉链的事情,却做不来!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司徒玦都觉得自己的使命到了。

“司徒玦,你故意的!”舒夏瞬间就明白了这套礼服到底怎么回事。

男人趁着她说话的功夫,身子已经从门外闪了进来,白玉般的手指抓住她背后的拉链,比人还骚包的尾指还有意无意的在舒夏裸露在外的背上轻轻滑过,惹的女人一阵颤栗。

舒夏暗暗咬牙,这混蛋,总是知道怎么挑逗她!

“小夏夏,你看我挑的礼服是不是很很衬你!”

抹胸的设计,露出精致锁骨的同时,还能将胸部的轮廓表现的淋漓尽致,半截的美背露出来,让腰线显得更加紧致纤细,司徒玦神色专注的看着舒夏的后背,手指连动都不动,比起拉上去,他更喜欢拉下来!

“你到底拉还是不拉!”舒夏愤怒的回过身,脸上一圈可疑的红晕被她一贯冰冷的神色所掩盖,却疏忽了自己现在的状态,小礼服胸部的设计是半敞口的褶皱设计,后背的拉链没有拉上去,她的胸部就包裹不住,只贴了胸贴的美胸就完全的暴露在了司徒玦眼前。

司徒玦对于这样突然到来的福利,看的两只眼睛都直了,眼球自动忽略掉那两片碍眼的东西,直接在大脑里进行了技术强悍的PS。心中呐喊着,p掉,不要被眼前的表现蒙蔽双眼,要努力还原事物本身的形态!

P着P着,两道鼻血就从鼻孔里流了下来。

“我擦,我大姨妈又来了!”司徒玦立刻用手捏住鼻子,自从和舒夏在一起之后,也不知道是肾气太足,还是肝火太旺,几乎每个月都要流一次鼻血,这节奏简直就要和女人大姨妈的节奏一致了!

舒夏见状,想要找东西给男人擦,却发现唯一可以擦拭的东西都被她刚刚扔了出去,尽管男人捏住了鼻子,但鼻血还是不停的向外狂流不止。舒夏想笑又绷住了,双手护胸,直接将胸贴扯了下来,贴在了男人脸上。

“好好止血吧!”说完就转身出了衣帽间!

司徒玦一只眼睛被胸贴扣住,鼻血狂流,原本天神共愤的妖孽容颜,立刻变得滑稽可笑。

“不错,是我女人的味道!”男人淡定的扯下胸贴,将其中一个放在鼻子下方,接着滴落的鼻血。

等司徒玦收拾好自己从衣帽间出来的时候,舒夏早已经换好了平常的劲装,长发挽成利落的马尾,整个人看起来英姿飒爽。

“小夏夏,人家头好晕!”刚刚他也算是大出血啊!

“司徒玦正经点!白莲花来电话了!”舒夏将手枪满膛,一双锐利冰冷的眸子看了眼还摆手弄姿求抚慰的司徒玦。

“诺妲找他了?”司徒玦一听江秋辰来电话,立刻收敛了妖孽的笑容。

“嗯,约他一个小时后悦来西餐厅见!”女人冷声说着,将另外两把男用的枪支扔给了司徒玦!这一次,她一定要在千千婚礼前解决了诺妲!

------题外话------

不好意思一更晚了,还有二更,稿子早上一激动,本来改点发布的,结果脑残的删除了,只能重新码了!久等了!

中午一点左右二更!

谢谢各位包容了被大封推推的脑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