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章 花海蓝少

蓝君琰高大的身子猛地一颤,仿佛被高压电击了,脚步也立刻停了下来,顾万千是真想看看被踢中菊花的男人是什么表情,会不会也和踢中前面重点部位一样,痛不欲生,可是还是理智的嗖的闪身钻进了电梯,迅速按下一层的按钮和关门键。

电梯迅速下降,顾万千长舒了口气,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侮辱她,当姐是好欺负的吗!

心里痛快万分却又隐隐有些担忧,这次是不是要惹祸上身了!

被人踢中菊花的蓝君琰脸色骤变,俊朗的五官仿佛染上了凛冽的寒气,让整个楼道都冰的吓人!西装袖子下的手掌用力握紧,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什么捏碎一般。

电梯在一楼停了下来,门刚打开,顾万千飞速从里面冲出来,险些撞到行人,出旋转门的时候浑身突然一个哆嗦,手指情不自禁的摸上脖子,怎么有点痛痛的感觉。

蓝君琰也立即进了电梯,却不是下去追逃之夭夭的罪魁祸首,高大挺拔的身躯直接上行进了总控室,里面负责监控的员工正在偷懒的打扑克,见有人进来也没当回事,直到看清那张象征着至高权利的脸庞,立刻惊掉了下巴,手里的牌纷纷落下。

“总…总…总裁!”

天哪,这是要死了,要死了!总裁怎么来了,完蛋了,这回饭碗保不住了!

蓝君琰俊美的容颜仿佛镀上了一层黑气,像是地狱上来的使者,让人看着发寒,一双凛冽的眸子根本无视几人的瑟瑟发抖,修长有力的身躯直奔总控台,看着一个个监视器画面,找到18层电梯口的监控。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一阵操作,过去的十分钟内的监控录像被彻彻底底的清除,蓝君琰才舒了口气,一句话不说又大步跨出了总控房间。

“刚刚…刚刚…是总…总裁来了吗!”一个人吓得上下牙轻轻打颤,仿佛刚刚一切都是梦境,从来没有真正存在过。

“好像…好像是!”另一个人呆呆的看着门口,吓得脸色发白。

总裁真的来过了,然后又一声不吭的走了!

“完蛋了!”众人齐声高呼!他们要被炒鱿鱼了!

顾万千回到星文化,冲进了舒夏的办公室,回来的路上越想越发毛,自己刚刚确实过激了,可千万不要把那男人惹毛了啊!

“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张导的事情你没搞定?还是他对你毛手毛脚了吧!”舒夏见顾万千神色有些不安,眼里闪过一丝凌厉,又迅速消散。

“不是,我好像惹了不该惹的人!”

“你能惹谁?”舒夏换了个口气,她还以为那老男人对千千做了什么呢!

“我去贝尔见张导,谈完了合同,结果出门的时候碰见了……”

顾万千仔细的将全过程叙述了一遍。

舒夏一双丹凤眼微挑,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

“你确定是蓝少?蓝君琰?”

“我不知道啊,张导叫他蓝少!会不会花海有好几个蓝少?这个只是个小喽喽的角色?”

顾万千看舒夏的表情就知道事情大条了,自己真的是冲动死了才会做出那么不理智的事情。

“花海还能有几个蓝少,别说花海,就是整个大中华也没人敢称自己是第二个蓝少!”

舒夏两条柳眉不禁皱起,千千惹谁不好,偏偏惹了蓝君琰,还是那么个惹法!

“你总不至于让我跑路吧!”见事情大条了,刚刚还惊慌万分的顾万千反倒镇定了,反正惹上了大麻烦,不是跑得掉就行的,那她干嘛还要提心吊胆,自己吓自己。

“触碰了男人的尊严,有时候不是跑路就能躲避的!”舒夏悠悠的说了一句,她和千千倒了什么霉!

“好了,你别在这吓唬我,这件事我会处理好,你别担心!”

顾万千拍了拍舒夏肩膀,犯错不可怕,最重要的是在第一时间做出弥补,只是不知道现在亡羊补牢是不是已经晚了。

------题外话------

(某兔弱弱的插一句,顾大小姐,你要是男人被人用鞋跟捅了菊花,你不发彪?

顾大小姐又弱弱的回了一句,兔子,我真的木有捅他,我只是轻轻的踹了一下,一个近距离摩擦,一个远距离观望,是有本质区别的好不?)

亲们,因为剧情稍稍慢热了些,所以兔子做了些调整,目前第6、7章编辑还没有审核通过,亲们不要着急。今天二更了哦!